图片 2

代课教师抱学生午睡引热议,撤点并校实施10年致农村中小学数量减少一半

图片 1孩子躺在“代课教师”怀抱里午睡
(图据大河网)

图片 2北京城六区非京籍小升初政策

中广网北京5月22日消息(记者李欣)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撤点并校”,这个词对于许多城市居民来说,可能有些陌生,但是对于广大农村中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微博)来说,却承载了太多的酸甜苦辣。

 5月8日,黑龙江佳木斯四中门前,女教师张丽莉奋力推开身旁的学生,自己却被失控车辆压在底下,向世人展现了人性最温暖的一面,感动了众多的网友;5月18日,“嵩县乡村代课教师刘花花抱着两岁半学前班学生午睡”的组图同样引爆了网络,触动了网友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丰台首次分配非京籍入学

“撤点并校”政策自2001年起开始实行,十年来,我国农村中小学数量锐减了一半。尽管数量与质量之间并没有绝对的关联,但是急速减少所引发新的上学难、校车安全、教育不公等问题,却再一次将农村教育的困境推到了公众面前。

20日,嵩县教育局回应称,该学前班为“刘花花”(实名为付花芳)自主举办的私立学前班,县教育局、乡中心校和乡村已经紧急协调,组织乡村立即购买床板、桌椅等设施,一周内解决孩子们的午休问题。

今年4月底,丰台区各小学陆续召开了小升初学生家长[微博]会,布置了今年的小升初政策。按照当时的布置,丰台区非京籍学生今年仍实行家长自行联系学校的政策,与去年变化不大。

如今,这个始于十年前的政策,正面临着“老病”和“新伤”的双重考验,教育部门将如何应对?

热点网事▶▶

4月底至5月中旬,不少家长寻找合适的接收中学,但由于受到户籍限制,联系并不顺利。5月中旬,部分家长陆续到丰台区教委反映问题,希望丰台区能考虑到非京籍学生入学的实际困难,让非京籍学生同样享受统一分配的入学政策。

星期一(21日)上午6点,家住福建省南平市大洋乡照口村的13岁男孩小吴已经早早起床,准备与同村的五六个同学一起坐面包车去上学。因为在2005年的时候,小吴所在的学校照口小学被撤销,他和村里的适龄孩子们一同被分配到离家十几公里外的茂地中心小学上学。从那以后,每个月他要在学校和家之间往返4趟。每次上学,蜿蜒起伏的山路就让小吴的父母担心不已。

教师抱学生午睡触动网友

5月18日,丰台教委有关负责人答复家长,考虑非京籍学生的实际需求,同时也结合丰台区实际,以及目前全市和丰台区小升初入学的总体日程安排,考虑对非京籍学生实行小范围分配入学,具体操作将在近期开始实施。

吴爸爸:挺担心的,这边都是山路,弯又多,又不大好走,要是碰上下雨天,就更担心了。

简陋的教室,破旧的桌椅,趴在桌上熟睡的孩子,构成了嵩县饭坡乡赵庄村艾力希望小学学前班孩子5月18日的午睡画面。

统一分配申请表陆续下发

由于离家远,撤点并校后,从四年级起,小小年纪的他就过起了寄宿生活。吴爸爸告诉记者,全家的收入就是他每月在外打工赚的1600元,现在寄宿之后,不仅担心孩子在学校吃得好不好,睡得暖不暖,每月还要分出一部分钱做孩子的生活费,家里的经济负担也加重了不少。

两岁半的张仕豪是班里最小的孩子,因为离家较远,中午不能回家,教师“刘花花”只好将他放在长凳子上睡觉。板凳太硬,10分钟后他哭闹起来,怕影响其他孩子休息,“刘花花”抱着他坐在教室的讲台,看着其他孩子趴在桌上午休。

昨天,不少丰台非京籍小升初学生陆续领到了学校下发的“丰台区2012年非京籍小学毕业生就读本区初中申请表”。

吴爸爸:现在寄宿每个学期是要交80块钱的管理费,再加上一个学期800块钱左右的伙食费,孩子懂事省点也要花费600多块,还有路费什么的,一个学期要比原来要多花1000多块钱,费用也是增加了不少。

“中午这些不回家的孩子,因为没有床铺睡觉,只好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我担心他们失去平衡摔伤,就在讲台上看护着,困了,就趴在桌上眯几分钟。”“刘花花”说。

这份申请表主要是征求学生是否愿意参加本区的分配入学,家长有两种选择:一种为自行解决,即自己联系学校或回原籍就读;另外一种为申请分配,即参与申请丰台区本区分配入学。申请表最后一行为学校意见,并要求学校加盖公章。

这些困扰在农村家长心头的生活细节,其实就是“撤点并校”的遗留之伤,在全国很多地区,像小吴所面临的上学难题也绝非个案。

该所希望小学设置有学前班到四年级的课程,其中学前班的孩子有28名。随着外出打工家长(微博)的增多,留守孩子越来越多,两岁多的孩子就有好几个,看护起来难度很大。

一位丰台区家长表示,这是丰台区首次对非京籍学生统一分配。申请表填好后,学校将进行回收,之后交给教育部门,再进行下一步学生统计和分配入学的准备工作。

2001年,针对农村学龄人口大幅下降的现实,国务院出台文件要求地方政府调整农村学校布局,而这一政策影响最大的就是农村小学的数量。根据教育部统计显示,从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我国农村小学减少了一半,从44万所锐减到
21万所,如今我国小学数量已缩减至新中国初期水平。

因地处山区,有的孩子离家较远,午餐午睡只能在学校进行。这成了孩子们和“刘花花”最难熬的时间段。

个案:统一分配“帮了我的大忙”

其实,数量与质量之间并没有绝对的关系,但有时过快的速度,也容易让好的的政策变味,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高洪介绍说,部分地区就把撤点并校的“经”念歪了。

组图被网友石子强传到网上后,迅速引爆网络,孩子们“奢侈的午睡”让网友直呼“太苦太心酸”。

泰阳(化名)的孩子在丰台区方庄附近的一所小学就读,今年升初中。

高洪:一个是,有的时候通过行政的手段,比较硬性的规定,在多长时间要撤多少学校,没有按照开始我们设定的,实施当中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根据农村的实际情况进行。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一个征求意见的程序,特别是农村农民家长的意见,也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的需要关注的问题,比如说,学生路途变远了,上下学交通安全风险增加了,还有一些就是并入之后班额过大,寄宿的条件不能满足学生需求,有一个良好的教育、教学环境。

网友老蔫007发言:看看自己孩子现在的生活,再想想山里边孩子的生活,感慨万千……

孩子户口不在北京,成绩一般,泰阳去周边学校试试。丰台十八中,隔着大门,学校老师告诉她,孩子成绩太低,接收不了。之后她又去了铁营中学,硬把孩子的简历塞给学校,不过铁营中学也告诉她,戏不大,因为成绩低。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农村中小学布局要因地制宜,处理好提高教育质量和方便孩子们就近上学的关系。”而屡屡发生的校车安全事故,也在不断的提醒我们,撤点并校“大跃进”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急需解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