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生命要素,文军长征

这是一支鲜为人知的队伍。1940年,这支队伍沿着与红军长征相同的路线到达遵义,而且滞留7年。在艰苦的环境中,他们如何让大学精神薪火相传――王淦昌(中科院院士,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1936—1952年在浙江大学任教):我从29岁到45岁在浙江大学工作了16个年头。其间,恰遇国家遭遇大难———日军大举侵犯,我随校沿着浙赣线、湘黔线、逐步西迁,行程几千里,历时三年有余,最后到达贵州北部的湄潭一带。
1937年7月7日,日军进袭卢沟桥,中国从此进入8年抗战的危难阶段。
抗战开始后,南京政府匆匆搬到了重庆,中央大学等嫡系学校也分别迁到了安全地区。但是,政府对浙江大学的搬迁却不予重视,浙江大学一时成了无人过问的孤儿。
浙江大学是否也要搬迁?校务委员会一度出现分歧。讨论的结果是,一年级250名新生先迁往杭州西部的天目山区,其余学生稳一步再说。就这样,学校在敌机的轰炸声中坚持了3个月的教学。
即便在战乱的年月,竺可桢也没有忽略教学。他开全国之先河在天目山的250名新生中推行了导师制。他对大学生们说:“我国创设学校已逾30年,这30年当中,在设备和师资方面,不能不算有进步,但是有个最大缺点,就是学校没有顾及到学生品格的修养。在这种制度下,决不能造就优良的教育……我们行导师制,是为了要每个大学生明了他的责任……在这国难严重的时候,我们更希望有百折不挠坚强刚果的大学生,来领导民众,做社会的砥柱……”
1937年11月,日军冲过淞沪防线。紧急关头,当时的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毅然决定搬迁。
学校迁向何处,是浙江大学校委会讨论得较多的话题。竺可桢认为,浙江大学不能搬迁到那些内迁大学集中的大城市中去,大学的内迁应该与当地的开发相结合,因此,浙江大学应该搬到那些从未接触过大学生活的城镇去。
为了学校搬迁,竺可桢费尽了心机。搬迁的线路,交通工具的筹借,师生的安全,还有课程的安排,等等,他都得考虑。苏步青教授的夫人是日本人,竺可桢担心学校搬迁途中苏教授的夫人会因此而遭受盘问,甚至可能因国人的抗日情绪而对苏夫人构成威胁,于是他便向当时的浙江省省长朱家骅讨来一张手令,规定沿途军警一律不得盘问检查。每忆起这段细节,苏步青先生总是十分感动。
浙江大学西迁的第一站,是浙江省建德县城。两月后,日寇西渐。12月24日,杭州沦陷。建德城内防空警报与日俱增。浙江大学决定再次迁徙。
这,已是1937年的寒冬。
苏步青(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名誉校长、浙江大学前教务长、数学系主任、教授):学校西迁到吉安,一路上受敌机轰炸,以后学校继续前进,结果搬到了赣江上游的泰和。到泰和后困难多了,医疗条件特别差,校长夫人就是在那种困难的条件下生病去世了。
竺可桢校长这次看中的临时校址是江西吉安。
从建德到吉安,行程752公里,浙江大学的师生却行走了长长的25天。
此时正值寒假,师生们却无心赋闲,照常借吉安中学的校舍上课,并举行了学期考试。在白鹭洲度过了一个寒假之后,浙江大学继续南迁,来到泰和县城郊的上田村。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钱人元教授曾有过这样的回忆:“在泰和的一个学期,相对安定些,还开出实验课。”苏步青教授也有过这样的记载:“我们在泰和时,学校文风甚盛。师生们比小鸟起得早,而工作在寒冷不见太阳的地方。我们数学系的张素诚、周茂清、方淑姝等几位同学,就是在那时毕业的。这也说明,在困难的条件下,我们照样可以培养出优秀人才。”
浙江大学的师生十分注重竺校长提出“大学教育与内地开发相结合”的办学思想。泰和江水经常泛滥,竺校长亲自担任堤工委员会主席,土方、涵洞、水闸等15华里长的堤坝全都如期完成,当地百姓争相传颂。
浙江大学还在泰和创办了澄江学校,使浙大教工子女和当地百姓子女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浙江大学又开辟了沙村垦殖场,组织流亡农民移垦荒田。
当时,杭州已经沦陷,杭州文澜阁内的四库全书随时有被日军掠走的可能,浙江大学派出师生,协助政府将139箱古书运出杭州。辗转5省,历程2500公里,送达贵州地母洞,得以妥善保管。
1938年夏,日军占领九江,鄱阳湖两岸战事加剧。浙江大学被迫离开泰和,师生们再次踏上迁徙之路。
钱人元(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1938年,在宜山时,我是化学系四年级学生。同班同学丁普生等组织同学定期举行报告会,我曾作极谱分析报告。1939年7月,王淦昌先生曾在物理系讨论会上作铀核分裂学术演讲,介绍核物理的这一重大发现。这一发现后来导致原子弹的发明,加速了日军的无条件投降。
经校委会再三讨论,最后决定,浙大先迁宜山。
由于此行路途遥远,校委会决定分两路向广西进发。一路是行水路,将图书、仪器等学校重物装船,沿赣江至广东三水,再转西江入桂。另一路走陆路,师生轻装西进。
竺可桢此时依然不忘施教。他向“步行团”的学生赠送了地图、指南针等,要求他们沿途考察民情,宣传抗日。步行团不负竺校长重望,沿途遍访各县商会,参加抗日宣传活动。他们历时40天,步行千里,终于于10月下旬到达柳州西北80公里的宜山。
浙江大学在到宜山后的两个月中有146名师生患病,其中多数患恶性疟疾,为此去世的师生也为数不少。日军飞机经常来狂轰滥炸,1939年2月5日一天竟丢了118枚炸弹。
尽管如此,浙江大学的教学秩序依然。11月1日,浙江大学在宜山复课,竺可桢校长在开学典礼上作了《王阳明与大学生的典范》的演讲。
次年2月4日,竺可桢又向浙大师生作了《求是精神与牺牲精神》的演讲。演讲中,竺可桢对求是精神作了深刻阐述。从此以后,“求是”便成为浙江大学的校训。
1939年2月25日,竺可桢在赴重庆时途经贵阳,有人劝竺校长将学校迁往遵义以东的湄潭。
1940年5月,第一批浙大师生抵达湄潭。1940年底统计,浙江大学学生共有1305人。其间,浙大师生冒着严冬的风雨,在桂黔之间的山峦中行进。旅途中,竺校长每每亲临师生宿地,遇到住宿有困难的学生,他就会让出自己的铺位,自己则悄悄地坐入汽车中过夜。
李政道(中科院外籍院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1943-1944年在浙大求学):青春岁月的4个年头,我是与浙江大学紧密相连的。一年的“求是”校风熏陶,发端了几十年我细推物理之乐。浙大和西南联大给了我后来的细推物理的基础,也给了我后来攀登世界高峰的中华文化底蕴。
据介绍,物理系王淦昌教授1942年发表在美国《物理评论》上的那篇著名论文《关于探测中微子的一个建议》就是在这里写成的。
同样在湄潭的唐家祠堂,生物系谈家桢教授在1944年发现了瓢虫色斑变异的嵌镶显性现象。尔后又用两年时间搞清了这种现象的机制和规律。这一成果发表在1946年美国《遗传学》杂志上,引起了国际遗传学界的巨大影响,被称为是对摩尔根遗传学说的丰富和发展。
在遵义湄潭7年是浙大科研思想最活跃、成果最丰硕的时期。许多著名学者如卢鹤绂、苏步青、陈建功、贝时璋、罗宗洛、丰子恺等一生学术上最重要的成就就是在这里取得的。他们最主要代表性论文也是在这里写成的,他们第一代学生就是在那时培养出来的。而在那个时候培养的1300多名浙大学生中,更不乏如李政道、谷超豪、程开甲这样的精英学子。
据不完全统计,在当年浙大任教和求学的教师、学生中,日后有50多名专家学者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浙大文军长征,不仅在祖国大西南半壁江山播下了现代科学文化的种子,而且培养了一批为中华民族建功立业的精英。
(本报记者 董碧水 通讯员 徐有智 单冷)2005年08月18日

生命的五大要素是蛋白质、脂肪、糖、维生素、矿物质。而法国科学家发现了第六生命要素:甲壳质。经多年悉心研究,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在甲壳质的研制开发中取得了突破性成果。近年来,肿瘤、糖尿病、生理功能失调、心脑血管疾病逐年上升,医学专家称,此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环境的污染、生物链的破坏,使人们无法从食品中获得甲壳质的缘故。但甲壳质虽然广泛存在于低等植物菌类、藻类的细胞壁,甲壳动物虾、蟹、昆虫的外壳,贝类、软体动物的甲壳及骨骼里,而甲壳质必须通过复杂的生化技术处理,进行脱乙酰化,才能被人体吸收利用。脱乙酰化程度越高,活化细胞保健功效越强,研究证明脱乙酰度达到85%以上的甲壳质才具有明显的保健作用。继法、日、欧美各医学界、食品营养机构相继参与开发研制,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经过多年研制开发也获得了成功,浙大生源甲壳素胶囊的脱乙酰达到90%以上,具有国际先进水平。据目前所知,甲壳质能在肠道内阻碍葡萄糖吸收,具有调节血糖作用;在肠道及血管内壁吸附脂肪,清除自由基,分解脂肪,促使胆固醇和甘油三酯下降,达到调节血脂的作用;能激活免疫细胞,提高免股力增加人体自然抗病能力,是世界上罕见的可食性动物纤维素,具有刺激肠壁促进肠蠕动达到改善便秘的作用;同时,甲壳质进入人体后,能在胃酸中形成一种胶状物质附在胃壁上起到保护和修复胃黏膜的作用。(通讯员
卫丽萍 记者 罗坚梅 ) 2005-08-16

对于大部分大学准新生来说,8月16日、17日是两个普通的夏日,但是对25位参加浙大丘成桐数学英才班二次面试的学子来说,自己和数学的“缘分”如何被揭晓。他们是从全国一百多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得到了浙大首届丘成桐数学英才班面试通知。参加这次面试的学生主要是根据高考成绩以及他们递交的申请表选拔出来的。面试的标准是由各面试老师自己把握,无论是丘成桐还是刘克锋,都是国际上最顶尖的数学家,他们都倾向于对考生综合能力的考察,包括良好的数理思维能力,宽广的学科视野,有时一些小小的细节都有可能改变他们对考生的判断。招考方浙大数学中心表示喜欢兴趣广泛的学生,因为未来若干年学科交叉趋势越来越明显,很多重大的科研成果都可能诞生在交叉领域,包括基础学科,要有所建树更需要宽广的知识结构。只会专攻数学的偏才,不一定受欢迎。他们表示欣赏喜欢博览群书,能够抓住自己的每一点兴趣钻研下去的学生,关键还要看学生有没有“汲取未知,为我所用”的本领。每日商报昨晚最新消息,本次面试已确定有11名学生被录取,这样浙大首届丘成桐数学英才班共招收了14名少年英才。(见习记者徐霏
)2005-08-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