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国内有名水开胃电工程专家张光斗,辉煌人生

著名水利水电工程专家、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资深院士张光斗

“当代李冰”:记我国著名水利水电工程专家张光斗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

情系山河 辉煌人生

来源:新华网 2013-6-22 李江涛

实现“中国梦”迫切需要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

来源:人民日报 2013-6-22 赵婀娜 卢小兵

  我国著名水利水电工程专家张光斗院士21日在京病逝,享年101岁。

来源:重庆日报 2013-6-21 张亦筑

  6月21日,我国著名水利水电工程专家、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资深院士张光斗在京病逝,享年101岁。

  张光斗1912年出生在江苏省一个贫寒家庭,童年时代,中国正处于内忧外患之时。“我的童年梦想,就是看到中国强大起来,不再受人欺负,选择水利专业,是认为它可以为民造福。”

人物简介

  他瘦削而苍劲的身躯,几十年来,承载着智慧的心灵和坚定的信念,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

  1934年秋,张光斗考取清华大学水利专业留美公费生。出国前,他曾到许多水利机构和工地实习。看到各地旱涝灾害频繁、水利事业不兴、人民生活艰苦的情景,激发了他为民造福、奋发求学的决心。

  薛澜,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清华大学21世纪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兼职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公共政策与管理、科技政策与创新管理、危机管理等。

  他长年奔走于长江、黄河,奔走于江河湖海工程一线,为祖国的水利水电建设栉风沐雨。从张光斗参与设计、指导的一系列水利工程中,人们清晰地勾勒出他在神州版图上跋涉过的足迹。

  在美国获得两个硕士学位后,他又获得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全额奖学金。这时,抗日战争爆发,张光斗婉拒导师的再三挽留,毅然回到战乱中的祖国。

核心观点

  他对三峡工程一直魂萦梦牵,情有独钟。他是三峡工程规划、设计、研究、论证、争论以至开工建设全过程的见证人,倾注了满腔热情和艰辛努力。2001年春,作为三峡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副组长,89岁的张光斗到三峡工地检查导流底孔施工质量。他深知高速水流对底孔过水表面平整度的要求极为关键,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他坚持从基坑顺着脚手架爬到55米高程的底孔,检查混凝土表面的平整度。当他用手摸到表面仍有钢筋露头等凹凸不平的麻面时,当即要求施工单位一定要按照设计标准返工修复。

  “为什么要回国?因为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对张光斗来说,优厚的物质利益诱惑怎敌得过他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爱恋?从此以后,他把自己的一生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国家,奉献给了人民,奉献给了水电事业。

  “创新梦”是“中国梦”的体现和表达,其目标就是要让中国屹立于世界创新强国之林。实现“创新梦”,迫切需要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抓住机遇大幅提升自主创新能力,激发全社会创造活力,真正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对于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来说,爬40多米高的脚手架,难度可想而知。可张光斗个性好强,在脚手架上还不让人搀扶,坚持自己走,查看了两个底孔。时任三峡总公司总经理的陆佑楣院士谈及此事时,哽咽着说:“老先生为了三峡工程能如此尽心,我们这些在第一线工作的人员怎么能不把三峡工程做好呢!”

  张光斗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率先开设了水工结构专业课,编写了国内第一本《水工结构》教材,建立了国内最早的水工结构实验室,培养了国内首批水工结构专业研究生。

中国的创新梦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不管是科研人员,还是高校、企业、研究机构,在各自的创新定位里都有各自的创新梦想,集合起来,就形成了中国的“创新梦”

  这是张光斗最后一次去三峡。他爬脚手架的身影深深铭刻在三峡人的心里。其实这个“倔”老头儿在大多时候相当“保守”,为的是万无一失。他曾负责设计我国华北地区库容最大的密云水库。许多技术措施国内均属首创。1960年密云水库基本完工后,他嘱咐几个青年教师常驻工地,对全部设计从计算到图纸直到实际施工结果,做全面仔细的核查,3年间查出10项重要问题,很快逐项补救。此后40多年,这些关键部位从未发生过重大事故。在严格遵循科学规范的基础上,他又总是最具革新精神。比如黄河在下游是地上悬河,过去从没有人敢在下游对黄河大堤“动刀子”,张光斗就敢。1951年,他主持设计黄河人民胜利渠渠首闸时,首次在黄河下游破堤取水成功,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奇迹。

  非常重视教学工作的张光斗,在讲授专业课时十分注意理论的严谨与概念的正确,并注重理论和实际相结合。他执教50余载,学生逾5000人,许多人已成为国家水电事业的栋梁之才。

  重庆日报:今年全国两会上,“创新梦”作为“中国梦”的组成部分,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您怎么理解这种“创新梦”?

  张光斗手拿放大镜讲课的情景令许多学生终生难忘。他执教半个多世纪,培养学生逾5000人,不少人成为国家水利水电事业的栋梁之才,包括一批国家重大水利水电工程设计和建设的总工程师,多名国家设计大师,还包括10多位两院院士。

  1980年夏,正在葛洲坝工地审查设计的张光斗痛失爱子。就在儿子追悼会结束后,近70岁的张先生承受巨大的压力花了近两天的时间写出了一份上万字的《葛洲坝工程设计审查意见书》。

  薛澜: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只有推进创新,才能真正转变发展方式、破解深层次矛盾问题、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和活力。“创新梦”是“中国梦”的体现和表达,其目标就是要让中国屹立于世界创新强国之林。

  从蓬勃青年到期颐之年,张光斗的一生,始终为水利水电事业殚精竭虑,直到弥留之际,仍满怀眷恋……

  张光斗献身祖国水利水电事业70多年来,对自己所做的每一项设计、所提出的每一个咨询意见,总是一字一句,认真阅读;他对参加的每一项施工质量检查,总是亲临一线,亲身检验,88岁高龄时还登上近百米高的三峡大坝泄洪深孔。他的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大河和许多水电建设工地,曾负责设计北京密云水库等重大水利水电工程,对中国水利水电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被称为“当代李冰”。

  要建成创新型国家,与全社会共同的努力,与大家共同的梦想分不开。中国的“创新梦”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不管是科研人员,还是高校、企业、研究机构,在各自的创新定位里面都有各自的创新梦想,集合起来,就形成了中国的“创新梦”。如果这些梦想都实现了,那么中国也就建成了创新型国家。

  晚年的张光斗也闲不住。85岁时他开始学习用电脑打字,56万字的自传书稿《我的人生之路》就是在放大镜的帮助下,自己在电脑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来的。他每天阅读大量的文献资料,密切关注我国水利水电工程的进展情况和水利水电学科的研究发展。遇到他认为不对的事,马上就会给有关部门打电话或者写信,提出建议。如果问题特别重大,他会搜集大量资料,拿出充分论据。

  重庆日报:也就是说,创新就是力量,创新才能强大。那么,我们该如何创新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